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風里有你的聲音 > 89.第八十九章

皇室战争最新石头人卡组:89.第八十九章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時間好像在那一剎那停止了。

    趙凌?渾身冰冷, 十二月的北京宛如寒譚一般,她看著血泊里的席嘉樹, 心臟似乎停止了跳動, 眼前的種種分割成了若干畫面——舉著手機的路人,慌慌張張的小顧……

    她仿佛忘記了呼吸,直到大腦供氧不足,生理性地吸了口氣時, 寒氣入體, 心臟竟硬生生地疼了起來, 大腦也在此時此刻變得清醒。

    小顧想上前查看席嘉樹的狀況, 剛邁開步伐, 一只手就攔在他的面前。

    “現在不能碰嘉樹,我們都不是專業的醫生護士,一切等救護車來了再說。肇事的車輛已經跑了, 你去報警, 車牌號可以調這條路的監控,還有金媛的情況,”趙凌?一頓,又說:“這事有可能還和周一心有關,之前周一心□□不成,這一次有可能是豁出去了,你把線索都給警方說明白, 協助警方早日緝拿真兇?!?br/>
    救護車到來。

    擔架將席嘉樹抬上了救護車。

    醫生問:“誰是他的家屬?”

    趙凌?說:“我?!?br/>
    醫生說:“上來?!?br/>
    趙凌?應聲。

    .

    救護車上有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

    醫生正在給席嘉樹做急救工作, 護士在一旁邊打著下手邊想著措詞安慰家屬。

    護士是認得席嘉樹和趙凌?的, 兩個人都是體壇上的名人,萬萬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真人。她知道過幾天就是花滑大獎賽的總決賽,席嘉樹帶著全國人民的希望和榮譽即將征戰,可眼下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護士不動聲色地看了眼席嘉樹的腿,也說不準究竟傷得怎么樣,只是以后能不能站起來還是個問題。

    她又看了眼趙凌?。

    一般跟著上救護車的家屬朋友們大多都是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抓著醫生護士不停地詢問情況,又或是紅著眼眶,著急地看著擔架上的病人,表情宛如沙漠里行走多日的人,無助又絕望。

    可趙凌?不是。

    她冷靜沉著得可怕,也不向醫生詢問任何問題,就這么安安靜靜地坐在角落里,然后低聲問了她一句:“我可以打電話嗎?”

    護士說:“可以?!?br/>
    她立馬撥通了一個電話。

    “林教練,是我,嘉樹出了事,現在我在救護車上,準備到北醫三院,麻煩您通知曾教練一下,另外你有嘉樹父母的電話嗎?”一頓,又說:“好的,我現在在嘉樹身邊,你們到了和我聯系?!?br/>
    掛了電話,她又撥通了一個電話。

    “……阿姨你好,我是趙凌?,嘉樹的女朋友,嘉樹出了事,現在我們在救護車上,估計還有十分鐘到達北醫三院,你們到了和我聯系……”

    她語速平穩,簡潔明了地一一通知。

    護士在一旁看著,不由感慨趙女王就是趙女王,這種情況下也能這么冷靜有條理地處理這些事情。此時,護士只見趙凌?放下了手機,修長好看的五指垂下,竟是抖得厲害,她握成拳頭,連帶著手臂也在顫抖。

    她垂著眼,一聲不吭。

    護士忽然就有些心疼了,湊過去低聲說:“您放心,我們會盡心救治?!?br/>
    她仍舊低著頭,說了聲:“謝謝?!?br/>
    .

    四十分鐘后,席父席母以及林泉還有曾教練都匆匆忙忙趕到。

    趙凌?坐在手術室外的長凳上。

    席父扶著搖搖欲墜的席母,席母顫聲問:“嘉樹呢?”

    趙凌?站起來,說:“嘉樹還在手術室里,醫生在給他做手術?!?br/>
    曾教練哆嗦著唇,問:“傷……傷到哪了?”

    趙凌?沉默了下,才說:“……腿?!?br/>
    曾教練險些沒站穩,林泉一把扶住,說:“等手術結束后再看看結果,嘉樹福大命大,你是他教練,不能在他還沒出手術室前就倒下了,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處理?!?br/>
    席父倒是全場里最冷靜的一個,他問趙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地怎么出意外了?”

    趙凌?說:“這幾天有個私生飯一直跟著嘉樹,是個小姑娘,還沒有成年,嘉樹看她年紀小便只私下里警告了她。今天我在外面吃飯,嘉樹來接我,回去的路上他下車幫我買東西,回來時私生飯出現了,毫無預兆的開著一輛車就往嘉樹撞了過去。我已經讓小顧報了警,警察已經趕往了現場?!?br/>
    說完,她緊緊地抿著唇。

    席母也是此刻才真正注意到了趙凌?,知道兒子出了事,來的路上心里惶惶,走路也是飄著的,到了醫院后知道人在手術室里,聽天由命的無力感一來,反倒是逐漸變得冷靜。

    她打量著兒子放在心尖上的女朋友,半晌才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

    “孩子,辛苦了,咱們聽天由命?!?br/>
    趙凌?立即就泛酸了鼻頭。

    過了一個多小時,手術室的門終于被打開。外面坐立難安的眾人神經瞬間緊繃,三步當兩步地奔向從手術室里走出來的主治醫師。醫生摘下口罩,問了句:“誰是病患的家屬?”

    席父席母立馬應聲。

    主治醫生說:“你們跟我過來,家屬過來就可以了?!?br/>
    趙凌?的嗓子眼瞬間吊在了半空。

    曾教練面色發白,探了半個頭往手術室里張望,只可惜什么都見不著。又過了好一會,席父席母從一旁的辦公室里走出,趙凌?與曾教練還有林泉三人圍了過去。

    曾教練問:“醫生怎么說?”

    席母的眼睛紅腫得可怕。

    席父嘆了聲,說:“身上多處出血,小腿受到撞擊,粉碎性骨折,現在送往ICU,這幾天還要觀察一下,如果沒有什么大礙,應該能送普通病房了,只不過……”

    席父望向了曾教練。

    “小腿粉碎性骨折,過幾天的大獎賽總決賽是不能參加了,以后的比賽還得看小腿康復的情況,我家這孩子打小就視滑冰如命,要是不能上冰場了,這跟要了他的命也沒什么區別,這方面我們夫妻倆是業余,你是他的教練,等他醒來后,還希望你能多多開導他?!?br/>
    曾教練整個人的身子都抖了下,握緊了拳頭,才說:“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開導嘉樹?!?br/>
    林泉說:“你們別太擔心了,只要人還在希望就在,小腿粉碎性骨折,可以養的,后續做復健一樣能好起來,而且嘉樹還年輕,才十八歲,就算休息個兩三年養傷,痊愈后還是花滑的黃金時期?!?br/>
    席母輕輕地點頭。

    席父說:“時間不早了,我們夫妻倆留下來就好了,兩位教練明天還要去溫哥華吧,早點回去休息吧,嘉樹這邊有什么進展我們手機聯系?!?br/>
    此時,席父看向了趙凌?,正要開口,卻聽趙凌?說:“警方這邊的事情請交給我,如……如果嘉樹醒來了,請告訴我一聲,謝謝叔叔阿姨?!?br/>
    她半鞠了個躬,疾步離開了醫院。

    .

    出醫院后,她給小顧打了個電話,問:“金媛抓到了嗎?”

    小顧那邊沉默了會。

    趙凌?心中咯噔了下,問:“發生什么事情了?”

    小顧低聲說:“我提供線索后,不到四十分鐘,警察就把金媛帶到派出所了,金媛什么都招了,包括……”一頓,他才說:“如何犯案,還有幕后主使人?!?br/>
    趙凌?問:“幕后主使人是誰?”

    小顧說:“她說有個叫周一心的人教唆她犯案,金媛性格本來就偏激,之前上了熱搜,全網逮著她罵,她氣不過,又正好遇見周一心,周一心教唆她后完全蒙蔽了自己的雙眼才犯下故意傷害他人的罪名?!?br/>
    趙凌?面色微變,問:“是周一心?”

    “是?!?br/>
    “好,我知道了?!?br/>
    掛了電話后,趙凌?扶住了身后的墻門,深深地吸了口氣,才穩住了心神。

    一股濃厚的自責感升起。

    她覺得都是自己的錯,是她沒有及時認清周一心的本性,甚至還覺得周一心不至于到□□的地步,才會讓自己的男朋友陷入險境。如果她可以早點發現周一心的本性,或者早點與家里人商量,也許閱歷十足的父親會早一步制止周一心的惡行,而不是像現在事情發生了才去想補救的方法。

    周一心與席嘉樹無冤無仇,不是她的話,周一心根本不會去害席嘉樹。

    是她的錯。

    是她的鍋。

    趙凌?只覺心臟疼得要命,這一夜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有那么一瞬間,她想躲進一個沒有人可以找得到她的地方,去埋葬內心的自責??墑撬逍訓孛靼?,這是不可能的。

    人長大了,就得學會承受一切痛楚和懲罰,要勇敢地面對真相,為自己的過錯付出代價,不能像小時候那樣發生了事情就躲在父母的懷里,撒個嬌,就會有人給她遮風擋雨。

    她不能軟弱,她要堅強,她要讓壞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她不能放過周一心!

    趙凌?再次深吸一口氣,她在十二月北京的寒風里站得筆直,她翻找通訊錄,找到了先前跟她一起去和沈朝談合同的王律師,她撥了過去。

    很快的,她和王律師約好了見面的地方。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