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重生燃情年代 > 第254章 節目擱淺

皇室战争宝箱掉落表:第254章 節目擱淺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梁一飛這么一‘反對’,原來板上釘釘的節目就擱淺了,出了這種上不了臺面的問題,哪個負責人也不敢拍板說硬上。

    退一步講,要是這個事,是私下發現的,或者是某個無關重要的小卒子發現的,那倒也不是不能解決:組織上找談談心,希望同志顧全顧全大局,在其他工作上給予一定的補償,這都是可以的嘛。

    可問題是,提出這個問題的人,是南江省頂級的大老板,人家也不要什么補償,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這首歌剽竊的不光是那個離職女同志的勞動成果,還有他的;

    而提出的場合,更是大庭廣眾,當著社會各界代表和一眾專家、媒體的面,已經捂不住瞞不了了,想低調處理當作不存在都不行。

    可是,春天的故事,這個節目的確非常棒,聽完之后,不止是文工團王團長,利主任、甄臺上一眾人等,都希望這個節目能夠出現在省春節晚會上。

    甚至,連坐在一邊始終沒講話的謝逸飛,眼神里都些閃爍,不知道在考慮什么。

    甄山臺長咳嗽了一聲,語氣放得緩和了些,說:“依我看嘛,梁同志講的有道理,這首歌本身很好,沒問題,該上還是要上;王團長,你先和那位辭職的同志溝通好,實在不行,讓她寫個書面說明授權什么的?!?br/>
    話說到這個份上,這個節目肯定沒法立刻通過了,只能先擱淺不已,文工團王革成黑著臉重新坐下來,剛才唱歌的那個女歌手更是一臉晦氣的樣子,全場的氣氛都有點尷尬。

    利主任起身拿了個話筒,轉過身對后面的各界代表開口笑道:“大家看,我們邀請各界代表來,那不是擺擺樣子的,而是真心誠意,要聽取大家的意見建議,集眾人之力、匯眾人之智,把我們的工作做得更好,更好的為人民服務,為祖國建設搖旗吶喊!說到這里,我要特別感謝梁同志提出的寶貴意見,有意見,有看法,就要提,這給我們晚會籌備工作,開了一個好頭嘛?!?br/>
    說完,放下話筒,帶頭鼓掌。

    不愧是宣傳口的老同志了,經驗十足,原本一件壞事,反過來,換個角度這么一說,反而變成了好事,之前顯得尷尬沉悶的氣氛,又一次被鼓舞了起來。

    嘩啦啦,全場一陣掌聲。

    有了春天的故事的前車之鑒,接下來的節目,每次演完一個,利主任和甄臺長都沒有立刻舉牌,而是會和在場的專家、各界代表進行一番討論。

    這么一來,之前預計下午能完成的預選工作,一直拖到了晚上六點半,還剩12個節目沒審查,劇組臨時從外面定了快餐,大家先填飽肚子再說其他。

    拿到快餐,梁一飛微微一愣。

    快餐是用塑料盒裝的,每一份都一模一樣,一個盒子里,分為盛飯的、兩個素菜欄,一個葷菜欄,還有一個小塑料碗,蓋著湯。

    有一雙一次性筷子,一個小塑料勺子。

    居然還有一張擦嘴的紙,當然不是餐巾紙,可也差不多少。

    這種專業化標準化包裝,在后世快餐行業十分常見,可在當前卻是鳳毛麟角,透著一股專業化、高大上的感覺。

    人靠衣裝馬靠鞍,哪怕一模一樣的產品,包裝精美漂亮的肯定價格賣得更高,更受歡迎。

    快餐盒的上面,印著‘阿萍快餐’幾個字,后面還留了訂餐電話,快餐盒下面,是可選的菜。

    王自衛在后面戳了戳梁一飛,說:“老梁老梁,你家這個快餐自從這么包裝之后,賣的可火了,我們營業部門口其他的小盒飯攤子都賣不出去,那些來炒股的,就專門定這個,說這個正規衛生。你還真是什么事都有好點子?!?br/>
    梁一飛笑了笑,沒吱聲。

    這點子還真不是他出的,或者說,他沒出這么詳細的點子??觳偷曖幸桓鱟庀呂吹拿諾?,開業的時候梁一飛跟劉萍提過一嘴,講送餐包裝最好統一,即方便顧客,也不會出現同一價位菜量多少不均的情況。

    就這么一提而已,后來就沒關注了,沒想到萍姨居然搞出了這么一套標準化的東西來。

    以前,沒把萍姨和老爺子搞得快餐店當一回事,最初時候純粹是給他兩有個事干,免得人在中年就閑了下來,閑出心里和生理的毛病來,哪怕虧了,自己接盤就是了。

    現在看,是越來越有意思了,老爺子梁義誠不說,他是勤勤懇懇有板有眼的人,萍姨這經商頭腦還真不是吹的。

    拭目以待,瞧瞧萍姨能把快餐店做到一個什么程度。

    吃飯時間有半小時,梁一飛這樣坐過牢的人和當過兵的人都一樣,吃飯特別快,跟打仗似的,不到十分鐘就解決了,到走廊上點了一支煙。

    抽到一半,張峰從演播大廳里走出來,示意梁一飛朝角落走。

    兩人來到一個沒人路過的窗口,張峰才說:“梁老板,今天是怎么回事???”

    以張峰對梁一飛的了解,這些民營企業家在今天這樣的場合,向來是很低調的,更何況,春天的故事上不來春晚,其實對梁一飛沒一毛錢影響。

    是,歌是梁一飛的,可張峰相信,如果臺里,或者他開口要,梁一飛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送給他。

    今天這是怎么了,當眾發飆?

    “怎么?臺領導不高興了?”梁一飛問。

    “這事怎么可能高興呢,不過也沒多嚴重,我就是有點奇怪?!閉歐宕展?,小聲說:“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梁一飛當然是有其他的想法。

    今天忽然發作,不完全是因為祁玟茹,甚至可以說,并不是為祁玟茹打抱不平。

    第一,春天的故事這首歌和其他文藝作品不一樣,換一首歌,哪怕是后世再有名的流行歌曲,梁一飛也不會當回事;

    這首歌不同,典型的‘唱了必火,誰唱誰紅’,作詞作曲的不好說,但是演唱者,只要外形條件不是太差,都必然會因為這首歌,一下子躋身到國內一線女歌唱家的位置。

    當初給祁玟茹,梁一飛真正的心思,是把她培養成這樣的人。

    一個外形條件不錯的,一流的軍旅、文工團的女歌唱家,憑著這首歌,是有希望能接觸到高層,或者結實一批和高層有對話通道的人脈圈子的。

    這個圈子,也許一輩子用不上,也許干脆就沒那么大作用,但只要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關鍵的時刻,很可能就能幫得上自己天大的忙!

    第二呢,是梁一飛的個人情緒。

    他不是圣人,就是個大俗人,他有自己的情緒。

    當初送給祁玟茹這首歌,除了上述目的,還有個很重要的原因:兩人有曖昧關系。

    祁玟茹離開嵐韻湖,這首歌讓她帶走沒什么,她愿意唱就唱,不愿意唱就一直留著,當個紀念也行。

    雖說之前抱著一些‘功利性’的目的,可那畢竟是預測,誰知道未來祁玟茹到底能走到哪一步,是不是真的能結交到比較高的層次人脈?

    可是,她把這首歌再當人情送給別人,那梁一飛不接受。

    憑什么啊,我當你朋友,你當我肉頭?拿我的人情去做人情?

    梁一飛最早發作,有那么三分火氣,是沖著祁玟茹去的。

    說好了友誼地久天長,這才幾天???哪里長,什么久了?

    不過幾句話一說,他就意識到,并不是祁玟茹把歌送人了,而是文工團剽竊了她這首歌。

    那就更不行了。

    真是國資局、工商、公安這樣的主管部門,實權部門,那梁一飛認栽,老老實實伏低做小,可區區一個文工團,說真話,還壓不住他。

    至于電視臺和宣傳辦那邊會不會有意見,那是另外一回事,解決起來也很簡單。

    不過這些話,卻無法對張峰明說。

    想了想,找了一個最符合自己當前身份、性格的理由。

    “之前離職的那個女歌手,在嵐韻湖唱過歌,嗯,跟我的關系,不錯?!繃閡環傻乃?。

    “哦哦哦,明白明白!”張峰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這就對了,年輕氣盛,為女人出頭,這再正常不過了,以梁一飛現在的身份,為了一個女人,直接懟文工團團長,完全沒難度。

    同樣是圈內人,張峰多少聽到過一些傳聞,文工團王團長,還剛才演唱春天的故事的女歌手之前,有那么點不清不楚。

    那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沒讓你為難吧?”梁一飛問張峰。

    “我有什么為難的,你放心,電視臺也沒事,你也不是針對我們臺?!閉歐宥倭碩?,壓低聲音,笑道:“臺長和主任的意思很清楚,這個節目還是要上,至于是誰唱,那不是重點?!?br/>
    梁一飛把煙頭在窗臺上按滅,說:“我也是這個意思,這么好的歌,不能浪費了?!?br/>
    正說著話,遠遠就看見演播大廳的后門,有個人影一閃而過,梁一飛眼尖,要是沒看錯的話,那人應該是文工團團長王革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