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最窈窕 > 第253章 封賞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梁惠帝點頭稱贊:蕭相這個閨女倒是個不錯的。

    但是顯然她這話讓平陽公主聽了越發氣悶不已,已經轉過身子不理她了。

    見平陽公主氣得都不想理會她了,只是戳著她的額頭直哼哼蕭謠也只是嘿嘿笑了兩聲又憨憨地說道:“公主,咱們在這京城更好呢,有事情找圣上不就好了?!?br/>
    周妍小郡主猛點頭:“就是,就是?!?br/>
    “你當宮里這么好進呢?”平陽公主還是一副怒其不爭氣呼呼沒好氣的樣子。

    蕭謠忍著笑,抬頭看人時還是那副嬌憨樣。她眨巴著眼睛“怎么了?”平陽公主沒好氣地剜她一眼:“你這個笨丫頭,既然如此那周游怎么就成了京城第一紈绔?”

    周妍就是個墻頭草,這會兒又覺得平陽公主說得有理了,忙點頭附和平陽公主:“對呀,對呀?!?br/>
    “你也是個傻丫頭,自己事情還沒捋清呢?!逼窖艄饕壞悴渙燁?,說完蕭謠又轉向周妍。

    “一個兩個都沒一個好東西?!?br/>
    蕭謠眼珠子一轉在平陽公主的嗔怪中好奇道:“什么事情還沒捋清?”

    平陽公主哼了一聲還是說道:“忘了她同唐糊涂家的親事不就被個庶姐搶去了?”

    蕭謠忙搖晃著平陽公主的衣袖,小聲嘀咕:“別胡說,小郡主現在是我嫂子?!?br/>
    梁惠帝皺了皺眉,他聽不見里頭說什么了。武公公忙附耳小聲低語了兩句。梁惠帝點頭應是,覺得聽這幾人說話還怪有意思的。

    自從病了一場后,梁惠帝除卻越發喜歡斗蛐蛐養蛐蛐外,還添了個偷偷摸摸聽人說話的毛病。不說旁的,就說上回平陽公主跟蕭謠周后,梁惠帝就偷摸地去了太后處聽了幾回。自然這個怪癖只有武公公知道。

    武公公摸了摸額頭上的汗,覺得圣人如今是越發不好伺候了。

    就在這時里頭人說話的聲音大了,不用貼墻也能聽見平陽公主激動的聲音。

    “要不怎么說,傻人有傻福呢。若不是蕭相仁義,只怕這個傻丫頭就成了京中笑談了?!?br/>
    平陽公主心思急轉,同蕭謠對視一眼后又瞥了眼照壁后頭,慢慢地說道。

    蕭謠眨了眨眼睛,心里對平陽公主又暗暗地道了聲謝。周妍的事情有心人一查就知道,還不如放在臺面上說出來,也好讓人知道這榮郡王府當家人嫡不如庶寵妾滅妻。往后周妍即便過得好了,有人眼饞想要胡說,旁人也休想說她一句不是。

    也許是面前這一對實在是太傻,平陽公主說完又氣呼呼地補了一句:“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們這對姑嫂可真是傻一對?!?br/>
    蕭謠也不生氣,還是笑呵呵地說道:“沒事,小郡主往后嫁到了我們蕭府,家里人會對她好的?!?br/>
    周妍小郡主一點不臉紅,還搖著蕭謠的胳膊發自內心地笑:“嘿嘿,”可不就是沖著蕭謠去的?

    平陽公主對者這一對傻子冷笑:“你就知道說別人,那你自己呢?”

    蕭謠一愣,“我自己怎么了?”周妍跟著搭腔:“就是呀,謠謠怎么了?”說著將頭一歪,“反正謠謠對我比你好?!?br/>
    即便是演戲,平陽公主還是覺得頭突突跳得生疼。若是這一對真就這么傻她豈不是要煩死?此時平陽倒也不全是做戲,她咬著牙悶悶地提醒:“你可是要嫁入秦王府的,就你這性子可別被人磋磨死了。到時候我父皇的好意賜婚變成了害你了?!?br/>
    怎么辦,雖然三人商量好了要說給梁惠帝聽,但是說著說著心里頭好氣??!

    周妍聽聞此言不覺駭然:“那怎么辦?”

    平陽:“呵呵...”

    就算沒看到平陽公主,梁惠帝也能感受到平陽公主一臉疲憊滿心憤懣的樣子。他覺得自家的平陽已經夠憨直的了,沒想到這蕭安然的嫡女和榮郡王家的郡主居然也如此的心思單純。不愧是蕭安然到閨女,這性子跟蕭安然是一模一樣。一想起蕭安然盯著自己商量變法的事情,梁惠帝就頭疼。

    此時,他都有些同情自家閨女了。

    不過,女子要那么多心眼子做甚,她們三人其實也挺好。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梁惠帝的臉色一沉。他站著有些累,此時也聽到了自己想聽的直起腰來才要說話,就聽里頭那個蕭謠憨憨甜甜地說道:“那是因為周游臉皮子薄,沒好意思找圣上?“

    這姑娘可真是不錯??!

    梁惠帝撫掌大笑,被冒犯的感覺早就煙消云散。

    梁惠帝心情舒暢、快步走近平陽公主和蕭謠,笑著說道:“不愧是蕭相的嫡女,真是既通透又聰慧,平陽啊你認的這個妹妹不錯?!?br/>
    平陽和蕭謠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愣愣地看著梁惠帝,平陽公主忙拉著二人下跪。梁惠帝走了進來笑看著他倆才說道:“好了,起來吧?!?br/>
    平陽公主也有些暈暈乎乎松開拽著的手:“父皇您方才說什么?”

    梁惠帝朗上大笑:“朕夸你這姐妹找得好?!?br/>
    平陽高興了:“既然父皇謠謠好,為何不干脆封她個郡主?”

    ???

    這怎么一開口就要東西,一要還是郡主呢?

    梁惠帝遲疑地摸了摸手上的扳指,就有武公公機靈地開口:“公主有所不知,其實皇上早就要封賞蕭姑娘,只是蕭姑娘給推辭了?!繃夯蕕圩邢敢幌?,還真有這事兒。當初蕭謠極力拒絕,后來他于心不忍就將那個破山頭給了蕭謠。

    當初也沒放在心上,現在想來一個破山頭能有什么?這個蕭謠就是個實在的,武公公也說過,那兩個破山頭里頭不過是些三瓜兩棗的東西,就這能有縣主的封地好?

    “父皇,這丫頭是個傻子。哪里知道什么是好什么不好的?”平陽頂著一張腫臉疲賴地說道。

    “好,你同這丫頭也算是有緣分,那就給她個郡主的名頭?!繃夯蕕巰氳帽繞窖艄鞫?,“也省得往后去了秦王府受人欺負?!?br/>
    說完蕭謠這點小事,便開始問起平陽公主臉上的傷。梁惠帝臉上帶出一層薄怒“那蔣氏真的打你了?”

    平陽看了眼蕭謠后委委屈屈地說道:“也幸虧是打到了我,這個傻丫頭就那么傻乎乎站著動都不動。若是打到謠謠,還不得破相啊?!?br/>
    一旁的武公公狀似無意地嘆息:“蕭姑娘是個實在人,當時一定是嚇懵了?!?br/>
    周妍小郡主嘟囔:“咱哪知道秦王妃會那樣呢?起初我們謠謠還笑著往她跟前湊呢?!?br/>
    嚇懵了的蕭姑娘干看著嘿嘿兩聲不說話:你們會說你們說,她就等著做郡主就好。

    而此時,秦王妃和周琳這對想要郡主封號的母女倆正罵罵咧咧著蕭謠并不知道那馬車已經往皇宮方向而來。

    而安排這一切的蕭謠正瞇著眼睛想這郡主的名頭能不能再換座山頭。不過想了想還是作罷。畢竟此一時彼一時,當初蕭謠可以大義凜然地說幫著賽鳳凰和牛大鍋,現在再要就有些過猶不及了。

    再者說,先前的縣主不過是個封號。至于封地,蕭謠一個沒根基的孤女梁惠帝才不會想起來給。往后也不會有人提及。蕭謠當初不想在京城待久,就想著不如要些實際點的東西,譬如磁山、譬如牛柑山。

    事實證明,蕭謠也算是慧眼如炬了。那牛柑山如今有專人看護,一眾嘍??薔褪O呂鮮當痙值拇憂熬褪歉鱟?諍鶴櫻?緗窠?揖旖永窗布伊⒒А

    至于磁山,蕭謠因為無意間聽蕭言謹說過那種東西有著超乎想象的力量。蕭謠就暗暗上了心。如今大梁不太平,蕭謠就給周游收集著這些有用的石頭,以便有備無患。至于能做什么,蕭謠隱隱有個構思,擎等著周游回來后二人好好商量一番。

    想起周游,蕭謠的神情略有些惆悵。唉,她想周游了。也不知道這紈绔會不會在南疆的某個桃花樹下再摔一回,再帶個美嬌娘來。

    蕭謠心大,這些事情原本是沒有想過的。但是架不住有平陽和周妍見天在她跟前說。說得多了,她也就放在心上了。

    蕭謠這樣一副面帶惆悵的樣子,很容易就讓梁惠帝誤會了。也是,一個弱質女流就這么被個潑婦沖上門來喊打喊殺可不就是嚇著了?

    周游是自己派往南疆的,如今她未過門的妻子受了后母繼妹的氣,再加上還有平陽公主和蕭安然這一層關系,怎么著梁惠帝也要給蕭謠出這口氣不是?

    梁惠帝氣得當即就讓人宣秦王爺覲見,蕭謠忙從旁勸道:“皇上,其實臣女也有錯的?!?br/>
    ???武公公有些呆愣:都到這節骨眼上了,可不能功虧一簣。他都替蕭謠捏把汗。平陽更是急了:“你有什么錯?好好在家里坐著,禍就從天上來了?;溝弊啪┲心敲炊喙胄愕拿娑?,這往后還不知多少人笑話你呢?!?br/>
    蕭謠就沖著平陽笑了笑,還是請罪道:“其實是臣女先動的手?!?br/>
    哦?

    梁惠帝揚起了眉頭,覺得周游這個未婚妻有點意思人還長得格外好看。

    蕭謠見梁惠帝看向她的目光灼灼逼人,忙斂目低頭瞬間就又是一副老實模樣。她呆扳地說道:“這個不能瞞著皇上,得說清楚?!?br/>
    平陽氣樂了,也不顧梁惠帝在上頭沖著蕭謠就是一通說:“你傻不傻,還不是那個周琳過來就說周游戰死了,你這才氣不過的?!?br/>
    說完還鄙夷地看向蕭謠:“你那樣子哪里是打?”

    平陽公主的意思是,蕭謠一身蠻力少有人能及,如果真的動手那么周琳還能有個好?

    梁惠帝自然不知道蕭謠還有這個本事,但是這不妨礙他自己想。一聽說周琳咒罵周游,他面色一沉冷冷地看向武公公:“算了,就不要讓秦王爺過來了?!?br/>
    這要是叫來還能讓秦王爺說幾句為秦王妃和周琳辯駁,現在不讓他過來這就是直接定罪了?武公公心如明鏡般,在心里給秦王妃點了一根蠟,忙恭敬地應是。心道秦王妃這回是丁點兒好都落不著了。

    像是為了應和武公公的話一般,梁惠帝接下來的話簡直讓平陽公主險些繃不住笑出聲來。只聽梁惠帝說道:“前些日子秦王是不是上了請封郡主的折子?”

    武公公忙上前詳細地說明:“秦王爺去年前年都上書了?!?br/>
    梁惠帝大手一揮:“駁回,永不再議?!?br/>
    武公公忙應喏下去辦事,走至一半又聽見梁惠帝又問:“秦王妃的親生子如今也十二有余了吧?!?br/>
    武公公身子一抖,知道梁惠帝這是要拿秦王妃的親生子出氣了。

    “今年十二了?!?br/>
    “嗯,這么大了,也能為國分憂了,正好北邊有些不太平,就派他去吧?!彼底龐痔鞠ⅲ骸把笞擁萇倮?,讓他從頭做起?!?br/>
    這也真是太狠了些,秦王妃這一巴掌打得可真是要命??!

    外頭站在宮門外猶豫著要不要進去的秦王妃母女生生在烈日下打了個噴嚏,卻不知宮里頭梁惠帝輕飄飄的幾句話已經斷了周琳郡主的心思,還有秦王妃嫡子的前程。

    這些按下不提,單說武公公搖著頭就要出去,就聽梁惠帝又道:“蕭丞相之女蕭謠蕙質蘭心,才思敏捷,心思純良當得郡主的名頭?!?br/>
    蕭謠一愣,還真是應下了?不是說周琳都議了三年了?自己這沒當成縣主現在居然成了郡主?

    平陽公主喜滋滋地將一臉懵的傻蕭謠推了推:“傻子,還不快點謝恩?!?br/>
    梁惠帝覺得事情也處置得差不多了,也就樂呵呵地去找他家幾個將軍并宏潤少年去了。

    蕭謠同平陽公主面面相覷,平陽公主還好,蕭謠卻覺得今日之事真是有些兒戲。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蕭氏謠女聰慧敏捷,端莊賢淑,性敏聰慧,克令內柔.....”

    蕭謠看著武公公含笑遞來圣旨,雙手接過時心里還是有些愣怔。一旁的蕭安然早就過去同武公公寒暄了起來。

    武公公自然是不吝溢美之詞,蕭安然就荷包添了一個又一個。武公公自然喜得眉開眼笑,順便又在蕭安然的耳畔是說了一句后就摸著袖籠里厚厚的一沓子銀票喜滋滋地去往秦王府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