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編造神話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丟失

皇室战争昆仑官网:第二百七十一章 丟失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而此時,在圣城的掌控國議會之中,坐在朱紅色長桌前的眾人面色都不是很好。

    他們的靠山米國成了此時最大的一個笑話。

    一個無比冰冷的笑話。

    足以將人從夏日之中凍醒。

    “我已經發出了公告邀請九州帝國?!?br/>
    圣城之主緩緩說出了這一句話,他聲音疲憊嘶啞之中透著一種沉穩。

    “什么?”

    “那米國?”

    有人下意識地質問道。

    坐在上座上的圣城之主看了一眼發生的人道:

    “它們成為敵人的那一刻,它對于我們的態度還重要嗎?”

    還重要嗎?

    這一句話瞬間打破了眾人的幻想。

    米國一向都是他們的背后的靠山,但是現在卻靠山卻變成了噬人的猛虎。

    米國對于所羅門圣殿的貪婪絕對不次于教皇派。

    “但是?”

    那人似乎還是想說一下。

    可這卻被圣城之主直接打斷了。

    “現在沒有但是?!?br/>
    他的話斬釘截鐵。

    會議桌之上的氣氛一時間陷入了低谷。

    圣城之主平時誰都敢和他爭論國事,但是一旦他認真起來,那么所有的人都不敢捋虎須。

    半天之后,才有人道:

    “九州帝國靠得住嗎?”

    作為米國的小弟,圣城對于九州的態度雖然不是很差,但也是絕對不算是很好。

    而長時間被米國的熏陶,使得他們對于九州的映像并不好。

    “至少目前為止,他從未失信于人,不是嗎?”

    會議沉默了一下。

    這是實話,九州帝國在國際上的形象一向是很好的。

    換句話來說近乎無可挑剔。

    除了領土之上寸土不讓,它幾乎是無可挑剔。

    “我沒有問題了?!?br/>
    開口的人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嘴。

    他知道圣城之主的主意已經定了。

    在這位拿定注意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更改他的主意。

    “現在的圣城情況怎么樣?”

    在沒有質疑圣城之主朝九州帝國求援之后,圣城之主才緩緩問道。

    不是他獨裁。

    只是在這種時刻,主意越多越亂。

    必須要以雷霆手段將一切嘈雜都壓下來。

    這樣才能夠在危難之時,動用最大的力量。

    聽到圣城之主開口問道,管理圣城的負責人立馬回道:

    “很不好,盡管我們招募到了屬于我們的神話時代軍旅,但是這次來的人太多了,看上去局勢還沒完全混亂起來,但是實際上我們對于圣城基本上已經失去了掌控?!?br/>
    整個圣城之中,現在是有序的混亂。

    有序是因為整個圣城的民眾并沒有意識到混亂。

    諸教派的人很奸猾,他們并沒有直接站出來,反而是將圣城所有組織秩序的人全部解決了。

    這使得圣城民眾瘋狂向著所羅門圣殿朝拜的舉動完全無人管理。

    圣城看上去像是依舊平靜,但是實際上已經是暗藏洶涌的波瀾。

    這樣看來圣城的局勢已經很危急了,一個國度國都都無法掌控,這是大難。

    “教廷方面怎么說?”

    圣城之主皺了皺眉頭道。

    教廷的態度現在是極其重要的,他們現在的影響力太大了。

    二十億信徒可不是吹出來的。

    負責人苦笑道:

    “他們的態度很強硬,來的紅衣主教表示,教廷必須要收回所羅門圣殿,因為那是供奉主的碑文的圣地?!?br/>
    這話一出,整個會議桌上的人都面帶怒氣。

    泥人尚有三分火氣,何況于王侯將相。

    在座的眾人有誰次于古代的王侯。

    “該死,他們不知道所羅門是誰建造的嗎?那是所羅門王建造的,我們的所羅門王?!?br/>
    所羅門王,是大衛的兒子,猶太人智慧之王。

    他建造的建筑理所應當是猶太一族的。

    這是在座所有人的想法。

    “他們太無恥了,怎么能夠這么說話?!?br/>
    “這實在是太無恥了?!?br/>
    …………

    一時間整個會議室嘈雜起來。

    “都閉嘴!”

    圣城之主低聲喝道。

    整個會議室瞬間一靜。

    在會議室之中,似乎還余存著圣城之主的回音。

    圣城之主環視周圍的眾人道:

    “在強權面前,歷史可以曲解,公道可以扭曲,當初血腥的殖民是多么的黑暗,但是又有誰能夠阻止?”

    “所以,諸位,我現在不想聽諸位的抱怨,我知道諸位心中的怒火中燒,我也是如此,但是憤怒并不能解決一切,所羅門王是智慧之王,所以作為他的后人,請你們拿出你們的智慧?!?br/>
    圣城之主的手輕輕的按在桌子上,他俯視著在座的眾人。

    眾人被他看得低下頭來。

    “所以,我們現在只能依靠九州帝國?”

    有人不忿道。

    “九州帝國是現在唯一可以攪局的力量,他們在妖族大戰展示出來的力量有目共睹?!?br/>
    圣城之主只是平淡道。

    “而且面對我們的請求他們并沒有提出過分的要求,反而現在他們是最令我們放心的?!?br/>
    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道:

    “反而現在是我們的老朋友米國,它的航空母艦已經動了,盡管現在還沒動用武力,但是不代表未來不會動用武力?!?br/>
    眾人又開始竊竊私語。

    “不過耶路撒冷畢竟是圣城,現在沒人能夠對圣城發動戰爭,反而米國的威脅是最小的?!?br/>
    “諸教派才是我們的心腹大患?!?br/>
    說到這里圣城之主搖了搖頭道:

    “教廷教皇一脈太強勢了,以至于我們現在不得不與東正和綠教聯合?!?br/>
    “我們需要集結所有的力量?!?br/>
    “現在,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保住所羅門圣殿?!?br/>
    圣城之主的聲音擲地有聲,他大手一揮道:

    “整個國度所有的現行計劃都要向這里看齊?!?br/>
    最后,他看向了眾人道:

    “有意見嗎?”

    眾人相視一眼道:

    “附議!”

    “附議!”

    …………

    而此時,圣城之中,又一次的陷入了黑夜。

    大地依舊是迷幻的燈光。

    淡藍色如同冰雪之中的燈光渲染著夜色。

    在新月標記之下,寺廟之中,阿卜杜勒正和東正一脈的牧首相對而坐。

    這巨大的寺廟之中,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

    “聽說,他們向九州帝國求救了?”

    黑衣牧首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的問道。

    “是的?!?br/>
    阿卜杜勒盤腿坐在蒲團之上道。

    他很清楚這件事,因為這是他提出的意見。

    “但是,僅限于?;に廾毆畹陌踩??!?br/>
    所羅門圣殿絕對不能出了圣城,它是未來圣城的護身符。

    這點阿卜杜勒理的很清楚。

    所以他提出來了請來九州帝國。

    “是你提的建議?”

    黑衣牧首眼皮抬了抬道。

    “是的,但是他們來是對我們有利,不是嗎?”

    阿卜杜勒笑著看著眼前的黑衣牧首道。

    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有一種感覺,東正派的人似乎生出了別的心思。

    “是有利,但是也會讓局勢更亂?!?br/>
    黑衣牧首說完這句話后沒有繼續說話。

    他只是坐在原地細細思考。

    眼前這位綠教的領袖打亂了他原來的想法。

    普世牧首伊萬一世想要更多。

    如果有了所羅門圣殿,他對于收了約柜的把握就更大了。

    只要同時掌控所羅門圣殿、圣杯與約柜。

    那時候,或許東正派會壓倒教皇派。

    可是,如果九州帝國也來的話。

    就不好辦了。

    九州帝國在修道界的威懾不次于米國對于諸國的威懾。

    “再亂也不會比現在亂多少了,不是嗎?”

    阿卜杜勒笑著。

    黑衣牧首看著眼前的人總覺得他的笑之中似乎發現了什么。

    …………

    而此時,在另一座高樓之中,傳來加拉瓦的罵聲。

    “該死,我就知道九州那邊肯定會參與進來,但是沒有想到他們還想占據道義?!?br/>
    “是我疏忽了?!?br/>
    加拉瓦的仆從連忙跪倒在地上,低首道。

    “不怪你,是他們太狡猾了?!?br/>
    “圣城的人是腦子壞掉了嗎,居然公開的請求他們來主持公道?”

    “他們就不怕米國?”

    圣城之主公開邀請九州帝國來主持公道,這對于米國而言完全不啻于打臉。

    “現在的米國對于他們來說絕對不比我們好多少?!?br/>
    仆從補充道。

    “不管他們了,今晚的活動準備好了嗎?”

    “我們需要一點點時間來布置?!?br/>
    …………

    畫面轉回了新月標記之下,黑衣牧首仍舊淡淡的看著眼前的阿卜杜勒。

    半天后,他才開口道:

    “現在,教皇派和天主的婆羅門的人都動了,他們截斷了國度對于圣城掌控,現在的圣城雖然看上去是有序的,但是秩序已經脫離了國度的掌控?!?br/>
    阿卜杜勒仍舊笑著。

    “我知道?!?br/>
    “今晚還很可能有人去嘗試能不能突破所羅門圣殿之門?!?br/>
    黑衣牧首點點頭道:

    “夜色終究不是平靜的?!?br/>
    …………

    無論世人如何算計,所羅門圣殿仍舊矗立在圣城的中央。

    它四散自己無盡的光輝沐浴著整個圣城。

    金色的大殿盡顯尊貴與神圣。

    在大殿白光遮攏之外,是密密麻麻的信徒。

    所羅門圣殿是承載約柜的無上圣地,在西方教派之中,無論是在哪一個教派之中,它都是無上的圣物。

    祈禱聲、議論聲密密麻麻的響起,它們交織在夜色之下,轟鳴在一起。

    使得圣城在夜色之下仍舊保有白日一般的喧鬧。

    在黑色夜空下,圣城之中恍如白晝。

    在黑夜之中,天竺的人動了。

    無盡的煙花從所羅門圣殿周圍的高樓落了下來,當璀璨的煙花不再朝向天空展示它的魅力。

    那么便是最恐怖的事。

    爆裂的火花。

    刺眼的光芒。

    和被點燃的衣著。

    整個所羅門圣殿之側的眾人一瞬間便陷入了混亂之中。

    奔跑、掙扎、嘶吼。

    點燃的火焰在人群之中跳躍著。

    而在這混亂之中,一個一身白衣包裹的如同木乃伊一般的人直沖所羅門圣殿。

    他的身軀在空中化為了一道殘影,狠狠的撞向了包裹著純白圣光的所羅門圣殿。

    但是下一個瞬間,所羅門圣殿的光芒大作。

    這白色的木乃伊用著比過去更快地速度回來了。

    白色再次包裹整個圣城。

    “失敗了!”

    “人呢?”

    “死了!”

    “看來沒有辦法了?!?br/>
    “等吧,總有開門的時候,我們試過了,其他人估計也想試試?!?br/>
    “也讓他們碰碰壁吧?!?br/>
    …………

    而此時,無關外界的混亂,在所羅門圣殿之內,虛幻的秦楚明坐在高作上靜靜的看著馬拉默德。

    “就是你每天朝著我???鑼碌???br/>
    他細細的打量著眼前的馬拉默德。

    馬拉默德看上去絕對不然人生厭。

    他看上去讓人很舒服。

    “倒是一表人才?!?br/>
    “就是老了點?!?br/>
    在秦楚明打量馬拉默德時候,馬拉默德正迷失在圣殿之中。

    純白,白的夢幻。

    馬拉默德眼前的世界與自己的本身的世界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這里有的只是夢幻的白色與裝飾的金色。

    “用橄欖木做成的天使,真的和傳說之中的一模一樣?!?br/>
    在馬拉默德的眼前,金色圣殿內左右是兩個用橄欖木作的天使,各高十肘。

    兩個天使大小相同,用金子包裹著,分別矗立在殿的內側,有一種對稱的美感。

    每個天使的翅膀都張開著,各長五肘,從這翅膀尖到那翅膀尖,共有十肘。

    兩個天使的翅膀在殿中間彼此相接。

    精美的天使把圣殿襯托得莊嚴肅穆。

    這和傳說之中的所羅門圣殿一模一樣。

    馬拉默德朝著殿內走去。

    一路下去。

    內殿、外殿周圍的墻上,都刻著基路伯、棕樹和初開的花。

    地板上都貼滿金子。

    用橄欖木制作內殿的門扇、門楣、門框。

    在橄欖木作的扇上兩門,刻著天使、棕樹和初開的花。

    用松木制做的折疊的門扇上,刻有天使、松樹和初開的花,其余部分用金子包裹。

    就像是傳說之中一樣,內殿用石頭建了三層,用香柏木建一層。

    神殿內有兩根柱子,柱上有兩個如球的頂,上有兩個蓋住頂的網子和400石榴,安在兩個網子上,每網兩行,蓋著兩個柱上如球的頂。

    馬拉默德走在金色與純白交接的大殿之中。

    一切都如同傳說之中一樣。

    “但是沒有絲毫被洗劫的感覺?!?br/>
    看著整個大殿,馬拉默德自語道。

    這時候一道聲音傳來。

    “但是,這里最重要的東西已經丟失了?!?br/>
    “誰?”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