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霸道帝少惹不得 > 第928章:可以和任何人發生關系,不能和你

皇室战争箱子满了还玩吗:第928章:可以和任何人發生關系,不能和你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夏初初喃喃的說道: “小舅舅,我們在一起那么久,都沒有突破這一道最好的防線,今天,難道你卻要……毀了我,也毀了我們嗎?”

    今天晚上,小舅舅要做什么,夏初初心里有數。

    她怕,真的害怕。

    厲衍瑾卻忽然一笑:“那么初初,既然這樣,我們……就一起下地獄吧?!?br/>
    她瞳孔猛然放大,然后渾身微顫。

    緊接著,只聽見“嘶拉”一聲,她的衣領,就這么毫不留情的,被他給撕開。

    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他牢牢的壓著她,根本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

    “小舅舅,不,不行!”夏初初連忙捂住自己身前,“我們不能這樣,我們是不可以的!”

    “可以不可以,我也顧不得這么多了。夏初初,你告訴我,顧炎彬他有沒有這么對你?”

    厲衍瑾的聲音已經啞得不像話了,眼角有一點點的泛紅,已經完全被情緒給主導了。

    理智全無。

    “他是他,你是你!小舅舅,我可以和任何一個人發生關系,但是,絕對不能和你!”

    他是她的小舅舅??!

    厲衍瑾卻發狠一樣的說道:“如果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碰你,而我卻不能,那我就寧可得罪全世界,也要讓你屬于我!”

    他明明才是最愛她的那個人!

    為了夏初初,他摒棄一切女人,不近女色,幾乎沒有桃花,身邊就只有她。

    可她呢?

    夏初初緊緊的護住自己身前:“今天晚上你是瘋了……小舅舅,等明天一早,你……你會后悔的!”

    到明天再后悔,那就什么都晚了!

    “初初,我告訴你,我已經忍了這么久,我不想忍下去了……”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得償所愿!

    憑什么顧炎彬能夠得到她的人,還能夠得到她的心,而他卻兩手空空,什么都得不到?

    “小舅舅!”夏初初喊道,“你不能碰我!”

    他強勢的拉開她的手,已經完全聽不進去她的話了……

    夏初初又不敢喊救命,這里是厲家,媽媽還在,傭人也在。

    如果有第三個人看到了現在的場景,那么就糟糕了。

    “我錯了,我錯了……”夏初初忽然就開始求饒,“我再也不說你和靜唯姐的婚事了,我再也不提顧炎彬了,小舅舅,全都是我的錯……”

    “這個時候知道求饒了?晚了!”

    “我真的錯了……小舅舅,你是小舅舅啊……”

    夏初初一直不停的,反反復復的喊著他小舅舅,可是這個稱呼,非但沒有阻止他停下來,反而還讓他更加的肆無忌憚。

    臥室里一片黑暗,可厲衍瑾的呼吸,越來越粗重。

    他對她上下其手。

    男女之間的力量懸殊,讓厲衍瑾完全占壓倒性的優勢,牢牢的控制著夏初初,讓她無法反抗。

    夏初初想,今天晚上,她是注定逃不了了。

    怎么辦,如果小舅舅發現,她還是第一次的話,那她要怎么解釋?

    小舅舅一直都認為,她和顧炎彬什么都做了。

    可其實,什么都沒有發現,最多就是牽個手,她一直都有很好的?;ぷ約?。

    二樓,走廊。

    厲妍上了樓,本來是要回自己的房間,但是忽然想起,應該要讓厲衍瑾跟喬靜唯說一聲,什么時候回來,一起吃頓飯。

    這樣的話,定好日子,她也好做準備。

    厲衍瑾一直都忙事業,家里的事情,都全權交給管家和厲妍,這種事情,她是要處理好的。

    哎,初初的終身大事有著落了,衍瑾的感情也終于不是空缺了,她這顆心啊,也可以放一放了。

    至于有些過去的事情,被掩埋在時間里,就再也不用提及了吧。

    厲家現在很好,各方面都無可挑剔。

    厲妍走到厲衍瑾的臥室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是我,妍姐,衍瑾,你睡覺了嗎?”

    等了好久,厲妍也沒有等到回應。

    “移……奇怪了,明明看見他上樓了,難道是睡熟了?還是說,在書房?”

    厲妍這么一想,又去了書房,敲門,還是沒人應。

    她想了想,干脆直接輕輕的推開書房的門,往里面瞄了一眼。

    書房里一片漆黑,根本沒有人影。

    這真的是奇了怪了,厲衍瑾人呢?

    臥室沒有人回應,書房也沒有人,他能去哪里?

    厲妍心想,算了,那就明天一早,再找厲衍瑾說這件事吧。

    畢竟,她也想見見喬靜唯,替這個弟弟把把關。

    就在厲妍準備回自己房間睡覺的時候,路過夏初初的房間,忽然又想起,初初還在家里呢。

    “這丫頭,不是說自己回房間拿點東西,就要回去顧炎彬的公寓嗎?怎么都這個時候了,還沒拿好?”

    夏初初是要拿什么東西啊,需要拿一個多小時。

    這么一想,厲妍就打算進去看看情況,是不是初初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或者,今晚就在家里睡算了,這么晚了,趕回去還不安全。

    厲妍走到門口,正要敲門的時候,卻聽見里面傳來了聲音。

    這所以……類似于哭泣,但是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婉轉,還有曖昧。

    聲音壓得很低很低,像是在克制,隱忍,不讓聲音發出來。

    厲妍當場,就愣在了原地。

    這種聲音,如果她還聽不出來,那就真的是白活了四十多年了。

    為什么……夏初初的房間,在這大晚上的,會有這樣的聲音傳出來?

    明明房間里只有她一個人??!顧炎彬又沒有一起跟來!

    厲妍鬼使神差的,輕輕的拉下門把。

    門沒鎖。

    臥室里的沙發上,夏初初死死的咬住下唇,被迫抬起雙手,勾著小舅舅的脖子。

    為什么,她忽然也有一種,想放縱一次的心情。

    她和小舅舅愛了這么久,愛了這么多年,一直都小心翼翼,不敢越過這條線。

    可是以后,他和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那么,就把自己給他吧,她也算是,不負這段愛情,也不負他。

    但是夏初初的理智又在告訴自己,她還是第一次。

    而且,還是在小舅舅強迫她的情況下。

    小舅舅今天晚上已經沒有理智了,她不能再失去理智。

    會出事的,真的會出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