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霸道帝少惹不得 > 第1086章:初初,到我這里來

皇室战争最强卡组:第1086章:初初,到我這里來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靜唯姐……謝謝?!?br/>
    喬靜唯還想說什么的時候,厲衍瑾忽然站了起來。

    他直直的看著夏初初的眼睛。

    而且,他根本不顧身邊還有其他人,望向夏初初的目光,顯得有些熾熱。

    夏初初自己也察覺到了這熾熱,一時間腦袋有些發懵。

    小舅舅他……他想干什么?

    顧炎彬有意無意的往夏初初身前站了站,打破了安靜:“按理來說,我應該是要先敬小舅舅一杯的?!?br/>
    他這一站,就把厲衍瑾的視線給阻斷了。

    而厲衍瑾看了他一眼,低下頭去。

    這個時候,他要怎么說,怎么做?

    不行,這里人太多了,他要冷靜,保持著理智,不能在這么多人面前,失了分寸。

    厲衍瑾一時間就這么直直的站著,也不說話,手里拿著酒杯。

    他本來就長得高大,這么一站,十分的引人注目。

    尤其是,讓厲妍和夏志國,兩個人頓時都緊張起來。

    厲妍緊張的是,厲衍瑾會對初初做出什么事情來,毀了這樁婚姻。

    而夏志國緊張的是,厲衍瑾會不會告訴夏初初,他從自己這里聽到,他是厲家收養的。

    夏初初也愣了,站在顧炎彬身后,觸及到他的目光,心跳忽然就這么漏了一拍。

    也許是厲衍瑾這樣站著,什么也不說什么也不做,慢慢的引起了其他桌的注意。

    言安希才是最緊張的那個人,心簡直都快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慕遲曜慕遲曜,怎么回事啊……”

    她緊緊的攥著慕遲曜的衣袖,那衣袖都被他揪得快要皺成一團了。

    “你緊張什么?”

    “我……我我就是緊張啊?!?br/>
    慕遲曜看了一眼:“放心,不會有什么事?!?br/>
    “你怎么這么淡定啊……我看厲衍瑾那眼神,滿滿的都是戲啊,不,絕對有事……”

    慕遲曜把她的手從自己衣袖上拿下來,握在手心里:“我的襯衫快要被你揪爛了?!?br/>
    言安希正要回答他的話,眼角余光忽然瞥見一個人影匆匆走過。

    她一下子頓住,覺得眼熟。

    想了一下,她才想起來,這……好像是她來宴會之前,撞倒他手里托盤的那位侍者?

    嗯,既然是酒店的侍者,那在這里工作也很正常。

    言安希也沒有想太多。

    只是她一下子就忘記,自己剛剛要和慕遲曜說什么了。

    而厲衍瑾那邊,氣氛還是有些僵持。

    他忽然伸出手,招了招:“初初,到我這里來?!?br/>
    這句話一說出來,喬靜唯,和顧炎彬,頓時就把精神集中了起來。

    厲衍瑾讓夏初初過來?干什么?

    夏初初自己也傻眼了:“……小,小舅舅……”

    厲衍瑾見她站在顧炎彬身后,一動不動,似乎是有些等不及,直接就朝夏初初走去。

    顧炎彬也反應很快,頓時就準備攔住他。

    喬靜唯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了。這一上午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夏初初一到這桌來,厲衍瑾就不對勁了?

    場面似乎……一觸即發。

    就在這個時候,就那么短短的一秒鐘的時間,鄰桌忽然就發出一聲巨響,“轟”的一聲。

    耳膜幾乎都快要被震破。

    也幾乎是在同時,厲衍瑾的這一桌,也發出了一聲巨響。

    濃煙滾滾,所有的東西都在頃刻間四分五裂。

    爆炸了。

    整個宴會廳,響徹著驚叫聲。

    而在第一聲巨響的時候,厲衍瑾的第一反應,就是迅速的,用自己這輩子最快的速度,朝夏初初撲了過來。

    他把夏初初撲到,然后牢牢的護在身下,就地一滾,渾身碾過了一地的殘骸。

    這短短的幾秒鐘之內,忽然發生了這么大的巨變。

    沒有人知道怎么回事,太快太快了。

    驚恐的叫聲響徹半空,哭喊聲,女人刺耳的尖叫。

    “爆炸了……爆炸了,血……報警,快報警啊……”

    所有人都快速的往外逃去,現場一片混亂。

    而在爆炸發生的第一時間,慕遲曜也一把將言安希扯到了懷里,雙臂牢牢的護住她,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護住了她。

    好在的是,爆炸發生的地方,離這里稍微有些距離。

    雖然波及到了這邊,但是不是爆炸的中心點,只有一些飛濺過來的碎物,打在了他的身上。

    言安希完全嚇傻了,什么反應都沒有,唯一的本能意識,就是雙手交疊護在自己的肚子上。

    兩聲爆炸聲響過之后,宴會大廳變成了一片混亂,

    好在的是,沒有再響第三聲。

    而賓客們都已經尖叫著,開始瘋狂的往外跑。

    言安希只覺得耳朵嗡嗡嗡的響,只想著孩子,她的孩子,沒有什么事吧……

    當慕遲曜察覺到,沒有再繼續發生連環爆炸的時候,連忙低下頭,握著言安希的肩膀。

    “安希,安希?!彼煌5暮白潘拿??!澳忝皇擄??”

    言安希抬起頭來,茫然的看著他,耳朵里還是不停的耳鳴,嗡嗡嗡的,她根本聽不清慕遲曜在說什么。

    她只看見,慕遲曜的薄唇一張一合,表情焦急,但她就是聽不到。

    “安希,沒事吧?你回答我一句……”

    言安希張著嘴,用盡力氣喊了一句:“你說什么,我聽不清……我……我耳朵里一直在響……”

    慕遲曜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立刻把手從肩頭移到她的耳朵,用力的捂著。

    言安希抬頭看著他,也不敢亂動。

    可能是爆炸的聲音太大了,她的耳膜受到了一定強度的刺激,所以暫時聽不清了。

    等會兒會好的。

    剛剛那樣的情況,真的是太危險了,太危險。

    如果不是慕遲曜,言安希估計根本都不知道要怎么辦。

    怎么會發生爆炸?

    這個時候,夏初初帶著驚慌和恐懼的聲音,慢慢響起:“小舅舅,小舅舅……”

    慕遲曜側頭看去。

    爆炸就發生在厲衍瑾這一桌,和鄰桌,所以那邊,是重災區,是爆炸的核心區。

    這爆炸聲,不過就是那一兩秒鐘的事情。

    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人思考。

    所以在當時做出來的舉動,是一個人的真實反應,甚至是一個人的本能。

    厲衍瑾,不顧自己的安危,率先沖向了夏初初。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