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軟玉生香 > 第273章 祁四哥

皇室战争最新石头人卡组:第273章 祁四哥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三條鐵律還是越榮和她還有未蕪的父親親自定下來的。

    荊南遭逢天災之時,餓殍遍野,死傷無數,如果越榮當真和薄家一起動了當初的賑災銀子,甚至早知道薄家所為還為虎作倀,那謝老夫人對他絕不會有半點留情。

    謝老夫人臉色沉厲說道:“這件事情雖沒有實證,可就如同祁大人所說,若無緣由怎會空穴來風?!?br/>
    如果不心虛,何必試探。

    如果沒有和薄家勾結,當初又怎么會去荊南追殺蘇阮母女,甚至意圖謀奪蘇宣民手中留下的遺物?

    謝老夫人沉聲說道:

    “越榮當年是我親自撿回寨子里的,更是我救了他性命、一手將將他如同親弟弟一般帶大?!?br/>
    “如果他當真和薄家之事有關,甚至還和薄家一起碰了當初荊南賑災之銀,害的那么多人枉死,那我定然會親手擰掉他的腦袋??!”

    屋中三人看著褪去了往日溫和,滿身肅殺之意的謝老夫人,都是神色復雜。

    換做他們,被信任之人背叛甚至利用,怕是都難以一時間緩和過來。

    更何況是謝老夫人。

    幾十年的交情,多年的信任,一朝全部落空,謝老夫人就算心性再灑脫,又怎么可能全然不在意?

    謝勤深吸口氣說道:

    “母親,越家的事情畢竟還沒有查清楚,是與不是也未曾定論?!?br/>
    “二哥將消息送回來,也是為了以防萬一,怕那越家真有問題的話,您在不知情下會被越家父子利用?!?br/>
    “宣平侯府如今正在風口浪尖,經不起折騰,可卻也并非是人人都能夠伸手之物?!?br/>
    “如若那越榮、越騫真與荊南和薄家的事情有關,甚至利用了母親,對我宣平侯府心存惡意,那他們定然不會有什么好下場?!?br/>
    “母親也不必臟了您的手,自然會有人跟他們清算所有的事情?!?br/>
    謝老夫人并沒有在跨院里久留,哪怕她表現的格外淡定,可是越榮的事情依舊對她沖擊極大。

    謝勤有些擔心謝老夫人的情況,便出門送了謝老夫人回錦堂院,而祁文府卻沒有直接離開,而是跟謝勤二人說了一聲,借口還有荊南之事要與蘇阮商量,留在了跨院這邊。

    祁文府坐在蘇阮對面,采芑替他添了茶水退了出去之后,祁文府才說道:“老夫人這頭,怕是一時難以開解,她眼中容不得沙子,你得多勸著她一些,讓她萬勿沖動,免得打草驚蛇?!?br/>
    蘇阮搖搖頭道:“我知道的?!?br/>
    謝老夫人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的人,她雖然看著不怎么管事,可實則心思卻是通透的很,有時候看事情比任何人都看的明白。

    越榮的事情雖然會讓她難受,可蘇阮相信那也只是一時的,謝老夫人定能想通。

    蘇阮對著祁文府問道:“祁大人,越家的事情你怎么看?”

    祁文府抓著橘子的爪子,眉心因為蘇阮那聲“祁大人”輕皺了皺。

    之前每次見面的時候,蘇阮叫他祁大人的時候,他也沒覺著有什么不好的,可是這會兒再聽到她這般喚他,祁文府卻突然覺得這稱呼讓他有些不爽快。

    “你我也算是同歷風雨了,稱呼不必這般生疏,況且你也不是朝中之人,這般場合喚我一聲大人,總覺得有些奇怪?!?br/>
    祁文府說道:

    “我年長你幾歲,府中行四,你可以喚我一聲祁四哥?!?br/>
    蘇阮聞言怔愣了下,不解的看著祁文府。

    她可從來沒管祁文府叫過哥。

    上一世給祁文府當丫環的時候,她管他叫過大人,叫過公子,也叫過四爺,后來他們兩人“反目”之后,她便直呼其名,要么便是這廝那廝的瞎胡叫。

    她還從來沒管祁文府叫過哥。

    蘇阮嘴唇動了動,遲疑:“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祁文府淡然看著她,“我年長于你,府中也與謝家有所往來,雖算不上世交,可你我也算是同患難過,你叫我一聲四哥有什么不好?”

    “我就是覺得有點兒不合適?!?br/>
    “哪里不合適?”

    蘇阮看著祁文府的臉,下意識道:“可你之前說你是我世叔……”

    “……”

    祁文府臉色陡然黑了幾分,手中揉著橘子的動作重了些,直接扯掉了一撮毛。

    “喵!”

    橘子瞬間炸毛,一爪子拍在祁文府腿上,然后瞬間掙脫了之后,就跳下去爬到了蘇阮身上。

    蘇阮瞧著被揪疼了的橘子頓時心中后悔,她怎么就嘴禿嚕了。

    沒人比她更清楚,眼前這人有多龜毛,瞧著正正經經的,可實際上臭毛病一堆,而且臭美又自戀,他自己送上門了讓她叫哥,她一句世叔怕不能將人給氣死。

    蘇阮極為有求生欲的強行扭轉了話頭:

    “不過我覺得叫世叔也太不合適了,祁大人風華正茂容色無雙,這般年紀輕輕的叫世叔也未免太顯老氣了一些,既然祁大人不介意,那我便叫你祁四哥了?!?br/>
    “往后還請祁四哥多加指教?!?br/>
    祁文府見著蘇阮乖乖巧巧的朝著他笑,嘴里還叫著他四哥,一副“我剛才什么都沒說”的架勢,他剛才那點郁卒瞬間便散了個干凈。

    他瞧著蘇阮一副吃定了他的樣子,扯扯嘴角:“放心,我往后定會好生指教你的?!?br/>
    蘇阮后頸一涼,總覺得祁文府這話有些怪怪的。

    不過是順口一言,場面話罷了,這廝還一本正經的應了下來。

    他對他有什么好指教的?

    祁文府見蘇阮一臉警惕的模樣,心中有些樂,要說他也見了不少人了,可是像是蘇阮這般五感靈敏的當真沒有幾個。

    他見蘇阮有些懷疑的看著他,也沒有多解釋,而是又將話題轉回了之前越家的事情上面。

    祁文府直接說道:“對了,你剛才問我對越家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蘇阮瞬間便被轉移了心思,忙點點頭道:

    “對,你方才對著祖母時,好像并沒有把話說完,你說越榮和越騫不一定是替二皇子屯兵,朝中還有其他人摻合其中?!?br/>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