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扶一把大秦 > 第681章 已經給過他們機會了

皇室战争石头人真卡组:第681章 已經給過他們機會了

 熱門推薦: 民國諜影、 岳風、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三國之大爆兵、 水滸逐鹿傳、 抗戰之兵魂傳說、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個事放在嬴高的身上,可是并非尋常的事,但是現在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之前的嬴高那可是有著許許多多的事情要忙活,而現在,按照一些個官吏和百姓們的想法,他的確是應該把一些精力放在祭拜自己的先祖這樣的事情上了。

    那些等待嬴高落單的機會的家伙,得知了此事之后那是相當的興奮,嬴高在咸陽城里面招搖過市,那是他們最想要看到的情形了,這樣一來,不但他身邊不會有太多的人護佑著,而且他為了接近百姓還會親自露面,這種時候可能只需要一根弓弩,就可以把嬴高這個他們心里面的大山給解決了。

    得知了這個消息的一個夜里,這些人直接從咸陽宮旁邊的那個院落里面撤了出來,暫時各自隱匿在各自之前的雇主的家里面,等待著那個日子的到來。

    這一下子,當然是朱家和曹參倆人使用的引蛇出洞的計策了,這個消息一出來這些人就直接離開了咸陽宮周圍,更加印證了他們要對嬴高有不軌的想法,這件事坐實了之后,怎么做的話,可就不是曹參和朱家說了算了。

    “他們果然對朕有所企圖?”

    “不錯,我和咸陽令已經用計策試出了這些人的目的,他們應當都是之前那些人暗中豢養在府中的門客,君上早就已經取消了大秦的門客,這些人竟然還把身懷絕技的門客私藏在自己的府中,這本就已經犯了秦律了,如何處置他們,君上只管吩咐,我和咸陽令會盡快去辦此事!”

    朱家這么問是什么意思,嬴高當然是知道的,要是按照私藏門客這條罪過的話,這些人雖然可能會被重重的責罰,但是卻罪不至死,但是一旦讓他們的門客襲擊了大秦的皇帝了,那就是開弓沒有回頭箭,雖然嬴高是不提倡株連好幾族這樣的刑罰的,但是這些人的整個一族肯定也是都好不了的。

    因為之前嬴高經?;岣庋娜艘壞慊?,所以這一次在處理這樣的事情上面朱家和曹參也算是十分的謹慎,不敢下手太狠。

    “既然這一次人家心里面已經決定冒險了,我們就不能當做不知道了,將計就計吧,朕之前已然給過他們許多次機會了,他們哪怕是能夠抓住那其中的一次,也斷然不至于落到今天的這個地步,大秦不需要這樣的人了……”

    嬴高淡淡的說出了自己的決定,朱家是一直跟著嬴高的,當然知道嬴高所說的將計就計是什么意思,當下就答應了一聲,讓嬴高等著他和曹參的消息,之后就自顧自的去了。

    最開始執掌大秦的時候,嬴高的內心里其實真的不想去處死哪怕是一個大秦的額朝臣,因為這些人就算是這一代和下一代都是酒囊飯袋,對于大秦一丁點的用處都沒有,但是他們的老祖宗肯定是為大秦曾經的艱難和輝煌都做出過十分大的貢獻的,不然的話大秦的那些明君也不會如此的就把爵位給了他們的老祖宗。

    但是經歷了這一系列的變革和戰爭之后的嬴高,終于開始發現自己那樣的心里不過就是婦人之仁罷了,他如果一次次的縱容這些人,那就是對于自己的新政的一次次的傷害。

    這些人不會覺得嬴高是在憐憫他們,他們只會覺得嬴高這是拿他們沒有辦法,是必須要給他們一個面子,在這樣想法的作用下,就算是在咸陽城這塊制度森嚴的土地上,他們也一直都敢于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比如說把門客暗中藏在自己的府邸里面,再比如說組織這樣的刺殺。

    當嬴高知道這些人坐在一起商議,竟然還想要拉上蒙毅的時候,其實嬴高就已經不想要留著這些人了,他們對于自己的家族地位的保全已經到了一個喪心病狂的程度了,要是這一次不能把他們整死了的話,等到多少年之后也還是會出事兒的。

    得到了嬴高的命令之后,朱家連夜到了曹參的府邸,這個計策其實二人之前就已經想好了,差的就是嬴高的點頭,如今嬴高既然已經說出來了將計就計這樣的話,當然也就代表著對于他們的計劃是認可的了。

    雖然暗地里咸陽城還真有著這么幾道暗流,但是表面上卻一直是風平浪靜的,嬴高將會在咸陽城中巡視一番的消息早就已經不脛而走了,幾乎咸陽城里面稍微消息靈通一點點的百姓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

    但是這其中有一個奇怪的地方,就是沒有任何正式的詔書來宣布這件事,但是在大秦的百姓和官吏的眼睛里,嬴高的風格就是想一出是一出,自己的去處宣布不宣布都是沒有什么新鮮的,他之前到了幾個地方出巡,那不也都是一聲不響的就走了,到最后被百姓們知道了的時候,人家早就已經回來了。

    越是這樣的消息在咸陽城里面傳播,那些已經做好了準備干點大事兒的家伙們就越是興奮,因為他們知道,嬴高應該是不會干出來忽悠大秦老百姓的事兒。

    日子一天一天的到來了,從咸陽宮到嬴高需要祭拜自己先祖的地方,這些人找到了一個必須要經過道路,然后陸陸續續的把門客們全部都派遣到了這片道路上面來。

    當他們以為他們什么事兒都準備就緒了的時候,的確按照消息的時間也到了嬴高即將從咸陽宮里面出來的時候了。

    這一日,咸陽城是個難得的好天氣,沒有什么高調的宣布,一駕馬車帶著一隊禁衛緩緩的從咸陽宮的宮門走了出來,正是沿著那條被研究了很多遍的道路緩緩的向前走著。

    和之前稍微有點不一樣的是,嬴高并沒有對百姓進行什么勸勉,而是一直坐在馬車中。

    而且和之前嬴高出現的時候不太一樣的是,這一次禁衛們明確的告知百姓不能靠近這輛馬車,聲稱是嬴高有著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在馬車和禁衛們不慢的速度之下,很快馬車就要到達那些大秦貴族們預先設計好了的地方了,而在不遠處旁觀的他們卻是有些糾結了起來。

    按照他們原來的計劃,嬴高應當是站出來與民同樂才對,但是現在顯然是沒有出現那樣的情況,人家老哥在馬車里面坐的穩穩當當的,一點都沒有下來的意思。

    “我等是應該在今日動手,還是應當不動手?”

    “雖然今日君上沒有下車,但是禁衛的數量并非很多,要是能在更多的禁衛從咸陽宮之中趕來增援之前將其射殺,我等大事可成!”

    在這樣的論調之下,之前不少抱有著謹慎心理的人也都漸漸的動搖了,再加上嬴高的車隊已經是距離他們埋伏的地方越來越近了,要是失去了這一次機會,他們可不知道上天什么時候還能再給他們一次這樣的機會了,想要翻墻進入咸陽宮里面去刺殺,那難度不下于登天,思來想去之下,也還是在這里做了這件事更加的有把握一些。

    “好!既然今日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就干了又能如何?我同意此事!”

    “我也同意!”

    “我也同意,速速下令吧,晚了的話可就錯失了這一次的機會了!”

    隨著這些人的一個個發聲,這件事算是定了下來,于是乎,最終的命令就向著那些門客傳遞了出去。

    門客們還是十分的又職業素養的,他們得到了命令之后,雖然明知道在馬車里面坐著的是誰,也知道自己要是干了這件事之后會面臨著什么樣的結局,但是還是一個個的咬著自己的后槽牙,目不轉睛的看著那駕距離他們越來越近的馬車。

    “進入射程了,放!”

    忽然之間一聲暴喝,再之后就是一陣子的弓箭發射之聲,幾乎是毫無預兆的,一伙人從人房頂或者是什么其他隱秘的地方出來,直奔著那駕馬車就去了。

    但是這個時候咸陽宮的禁衛們的反應卻讓眾人愣了一下,只見他們第一時間做出來的動作并不是去?;つ羌萋沓?,而是全部都一轉身把那駕馬車給讓了出來。

    這是個什么操作?這些刺客們可是一點都沒有看明白,但是事已至此,不管他們是不是看明白了,他們都得趕緊按照他們的雇主們要求的事兒去做,那就是干掉馬車里的人。

    沒錯,這就是剛才他們的雇主給他們下達的命令,殺死馬車里面的人。

    其中一個刺客大踏步的到了馬車之前,二話不說,直接就一刀劈開了馬車,其實他的意思也非常的簡單,要是發現之前他們的一番弓箭已經把馬車里面的人給射殺了的話,之后留給他們的任務就非常的簡單了,那就是四散逃跑,有幾個人能夠從這咸陽城里面跑出去,那就是他們的造化了。

    但是在破開了馬車的那一瞬間,一眾人幾乎馬上就驚呆了,那馬車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

    上當了!

    這是這些刺客的第一反應,他們的一切行動其實肯定是早就在人家咸陽宮之人的掌控之中了,這完全就是一次針對于他們的陷阱,而現在他們已經算是完完全全的掉進來了。

    “撤!”

    這些門客會執行自己雇主給他們的命令的確是不假,但是他們可不傻,他們當然知道他們要刺殺的正是大秦的皇帝,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這個任務顯然是不可能完成了,而且他們的雇主們的計劃很有可能早就已經泄露了,現在要是不跑的話,這輩子可就完全交待在這了。

    這一聲大喊之后,這些刺客忽然之間就在原地向四面八方跑去,想要用分散禁衛們注意力的辦法成功的逃走。

    但是禁衛們既然已經都知道了在這里會碰到什么樣的狀況了,當然不會讓他們就這么跑了,要知道,不管他們是不是門客,不管他們是奉了什么人的命令,他們現在想要刺殺的可是大秦的皇帝,這是一個不可原諒的動作,不管按照什么來看,都是必須要把他們都給捉拿歸案的。

    所以在咸陽城里面,今天早就已經布置好了天羅地網了,不管他們想要往哪個方向跑,都是不可能跑得出大秦禁衛的手掌心的。

    而那些個幕后的始作俑者也是在那個他們認為十分隱蔽的地方被朱家和曹參親自帶著人堵了個正著,他們當然知道朱家和曹參是為了什么事兒才找到的他們,當時有幾個人就嚇得尿了褲子了,而朱家和曹參對于這些基本上一只腳已經踏進了棺材板的人可是一丁點的興趣都沒有,直接全部都帶走了了事。

    這與其說是一次刺殺,倒不如說是一次鬧劇,這次鬧劇沒有對嬴高造成哪怕是一點點的威脅,卻讓所有如今的大秦貴族們看清了一件事,那就是每一個嬴高說出來的命令,你只有執行的份,要是存在著什么其他的想法的話,那可能只會對自己造成十分惡劣的結局。

    這次鬧劇結束了之后,這些個想要刺殺嬴高的家伙最終連嬴高的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就被帶到了大秦行刑的地方砍下了他們的腦袋。

    對于這些人還不知情的家人,嬴高倒是沒有為難,但是咸陽城他們是待不下去了,直接被嬴高送到了一些個偏遠的郡縣去當老百姓了,至于他們能不能受得了老百姓的生活,嬴高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這算不算是對于一些對他不滿的人的警告嬴高也不知道,但是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這應該是最后一次有人敢于這么明目張膽的對他進行刺殺活動了,這樣的結局對于世間的人們全部都有著一種暗示,那就是不管到了什么時候,大秦皇帝的禁衛都不會允許任何對他可能造成威脅的事情的存在。

    而且大秦的情報網絡那可都是無處不在的,你想要在暗中整出點什么事兒來的話,好像是有著十分大的難度,至少在咸陽城的周邊是這樣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