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帝焱主宰 > 第二十六章 蒲輝

皇室战争皮卡盒子怎么用:第二十六章 蒲輝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似有感應,柳軒轉頭向一側望去,只見那被稱作輝哥的少年,正面帶和煦笑容的注視著自己這邊,瞧得自己看過去,尚還微微點頭示意。

    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的表現,像足了大家少爺,只不過輝哥的這幅表現在柳軒看來有些虛假,使其內心有些反感。

    走下擂臺,柳軒來到白若蘭身旁,此時白若蘭笑著恭喜了柳軒一番,說實話,先前見到柳軒的表現,白若蘭同樣也是一驚,不過心中的驚訝也只是存在那么一瞬間,或許是因為之前柳軒已經創造過奇跡,越級殺了張進吧,白若蘭漸漸的真如柳軒說的那般,對其走了一股莫名的信任。

    “柳軒哥,你又讓所有人吃驚了一把!”

    “小打小鬧而已,畢竟只是一個受了重傷的六段斗之氣,沒什么可吹噓的?!?br/>
    展現出一副極為淡定的神態,柳軒擺了擺手,宛如高人一般。

    輕吐了吐舌頭,明眸往上一番,露出一片眼白,白若蘭轉頭便不再去搭理柳軒。

    在其看來,隨便夸兩句,這柳軒哥便裝起來了,六段斗之氣在她眼中確實很弱,但是對于三段斗之氣的武者,誰敢瞧不起。

    肩膀微微碰了碰白若蘭纖瘦的嬌軀,柳軒好聲好氣道:“又怎么了?”

    “哼!沒怎么,只是看不慣某些人得意忘形的樣子,不想聽他說話!”

    “……誰跟你吹牛呢,贏了一個六段斗之氣的弱者而已,我有什么可吹的!”柳軒一臉不解。

    扭過頭,白若蘭仍舊沒有回應。

    肩膀又再度碰了碰白若蘭,柳軒笑容中帶著一絲絲認真道:“那邊那個高年級弟子是誰?”

    臉色并未好看多少,白若蘭順著柳軒目光望去,看到柳軒所指之人后,眉頭也是微微一皺:“蒲輝?”

    “他叫蒲輝?那應該是濮陽城蒲家的人吧!”

    輕摸了摸鼻尖,柳軒旋即淡淡道。

    看著此時柳軒臉上饒有興趣的表情,白若蘭心里一咯噔,低聲勸道:“你不會跟他有仇吧?”

    “我之前都不認識他,我跟他有什么仇?”

    聞言,白若蘭輕拍了拍那僅僅初具規模的胸脯:“還好你跟他沒仇,你要跟他再有仇,那你可就真的混不下去了!”

    “怎么?他很強?”

    盡管白若蘭沒有明說,但是柳軒卻瞧出其對這蒲輝明顯有些忌憚。

    “很強!”

    這次白若蘭到沒有繼續嘻嘻哈哈,反而難得的認真正經道。

    “他若真有你說的這么強,那上一年又怎么會沒有晉級普通弟子,反而還是實習弟子?!?br/>
    若是真如白若蘭所說的那般強大,那即便是一年前,其實力也該不弱才對,為何沒有晉級普通弟子。

    “其實他上一年晉級普通弟子綽綽有余,甚至在上一屆實習弟子中他都能排到第二,只不過他沒有柳軒哥你這么好的運氣罷了!”

    第二都沒能晉級,那是考核多么嚴苛,可依舊有不少人也成功晉級了啊。

    “盡管他很強,但是他卻一直被他哥哥所壓制,而當時的實習弟子第一人恰恰便是他哥哥,兄弟兩人在考核開始不久便相遇了,一番激戰后,他還是輸了,并且受了重傷,不得不退出晉級考核!”

    柳軒萬萬沒想到其中還有這等緣由,如此說來,這蒲輝的實力倒是不容小覷。

    “那他哥哥呢?”

    “我怎么知道!我又沒見過,只是聽說他哥哥蒲坤在普通弟子中也混得不錯,不出意外今年便有希望升為外門弟子!”

    “那跟雷道相比如何?”

    聽到柳軒最后這一問,白若蘭甚至沒有任何猶豫,直言道:“只強不弱!”

    “呼,沒想到這青石宗也不好混!不過這樣倒也有些意思!”

    目光重新掃了蒲輝一眼,柳軒輕喃一聲。

    大題了解了一番蒲輝的資料,柳軒便重新哄死起了白若蘭。而在這一過程中,第三輪比斗也漸漸拉上了帷幕。

    相比前面幾輪,大多數弟子身上輕重不一的掛起彩,近千人的隊伍倒也剩下一百多人。

    隨后監察長老中走出一位資歷較大的老者,簡單總結一番以后,第一天的徹底落下帷幕。

    一起應付了一下晚飯后,白若蘭倒也沒有在多纏著柳軒,兩人很快便回到各自院落中去。

    畢竟經歷了一天的比斗,雖然沒有太過艱難,但對于白若蘭來說卻也難免疲憊,畢竟三局比斗下來,其消耗必然不少。

    回到屋中,柳軒直接盤膝坐于床上,雙手合攏,進入修煉狀態。

    淡淡的斗氣附著在柳軒身體表面,令其原本就白皙光滑的皮膚更是多了一層如玉般的光澤。

    胸膛有規律的起伏,一呼一吸間,濁氣自其口中呼出,散于房間之中。

    境界雖然低微,不過柳軒卻沒有多大傷勢,相比其他人當真輕松許多。

    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柳軒反而沒有強行去修煉,而是感受了一下丹田,濃濃的黑霧充斥著整個丹田,顏色較先前也有了明顯變化,變得更加深邃。

    此時,一股有些弱小卻質量十分雄厚的斗氣沿著經絡向著丹田而去,最后狠狠沖擊在其中一枚石滴上。

    受到斗氣的沖擊,石滴只是隱隱顫動,而其那僅有的的絲絲裂紋也并沒有發生變化。

    “第一顆封印還是沒有打開!難道我的斗氣沖擊還不如張進的拳頭?”略有不甘的輕喃一句,柳軒顯得有些沉默。

    一顆封印石滴里面可是蘊含著一份機緣,能夠被“獄”組織定位經驗的東西,怕是自然不弱。

    自從見到石磊的實力,柳軒便認識到了不足,隨即打起了封印石滴的打算。

    再度沖擊未果,柳軒倒也只能暫時放棄,對于打開第一顆封印石滴的要求柳軒也是有所了解,需要突破至斗者,凝聚出氣旋才可徹底打破。

    而柳軒只不過是見當初張進一拳打在柳軒腹部,有的沒的居然讓的石滴裂開了一絲絲紋絡,這才導致柳軒想嘗試提前解開封印石滴。

    然而一起似乎都只是巧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