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 牧神記(牧神紀) > 第一六三七章 你可能會死

皇室战争腾讯版:第一六三七章 你可能會死

皇室战争卡组平民 www.wuglw.icu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5200文學] //www.wuglw.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商平隱手足冰涼,靈能對遷橋突然斷去,顯然不是從天庭下手,延康沒有這么大的膽子,也沒有人能夠在天庭作亂。

    延康是從橋的另一端下手。

    靈能對遷橋需要兩座祭壇,建立靈能對遷通道,方便往來。

    這些橋斷了,就算是帝座境界的存在前往其他諸天,也需要年時間,倘若是前往四極天,恐怕耗費的時間便更長了。

    當然,從玄都前往諸天萬界的話,花費的時間較短,但從祖庭前往玄都,用時也是很長!

    延康顯然為今日謀劃已久,天庭的靈能對遷橋連接諸天萬界,數量眾多,這么多橋同時斷去,必須要制定一個計劃,約定好時間!

    “靈能對遷橋斷去,就算是天庭能夠在短時間派出大量的神魔分別飛往諸天萬界,重新建造靈能對遷橋,也需要十年甚至百年,才能將橋梁建起來!”

    商平隱額頭冒出冷汗,飛速趕往凌霄寶殿,腦中嗡嗡作響:“而天幣失控,諸天萬界沒有了天庭的威懾,十年,足以造反好幾輪了!”

    與諸天萬界失去聯系是最可怕的,天庭太依賴靈能對遷橋,失去了靈能對遷橋,一下子便失去了對諸天萬界的掌控。

    天幣,只怕要變成廢幣了!

    天幣變成廢幣,只有一個下場,諸天大亂!

    現在諸天萬界的亂象已經難以壓住,沒有了靈能對遷橋,肯定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將民憤噴涌出來!

    沒有了諸天萬界的神魔補充,天庭征討延康,便會變成了一場消耗戰,神魔數量死一個少一個。

    更為關鍵的是資源!

    天庭的資源便是來自諸天萬界和延康,其中延康占據了天庭神兵供應的大頭!

    “這些事情,怎么一股腦的爆發出來?”

    商平隱幾乎是沖到凌霄殿中,卻見昊天帝已經臨朝,許多大臣都已經到了,靈能對遷橋斷去,茲事重大,也把他們引來。

    昊天帝面色陰沉,商平隱不由遲疑一下,把天幣泛濫一事壓下,心道:“我倘若說天幣體系瓦解,只怕是觸碰霉頭,第一個倒霉。靈能對遷橋斷去,天幣瓦解反倒沒那么重要,還是將此事隱瞞下來……孟云歸!”

    他看到官員之中的孟云歸,心神大震,目光不由落在孟云歸身上!

    商平隱腦海中各種念頭冒了出來:“他提議增發天幣,事前有沒有想到延康也在將天幣散播到諸天萬界中去?這小子到底是人族,說不定已經與牧天尊聯手起來!但是,他的術數方程沒有任何錯誤,只是缺少了延康的天幣流動數據,而且增發天幣這個功勞是我搶去的,與他沒有半點干系……”

    孟云歸似乎感應到他的目光,轉頭向他看來,兩人目光遭遇,商平隱打了個冷戰,孟云歸面無表情,眼睛中也沒有任何情感,深邃得像是歸墟大淵一般,充滿了黑暗。

    他長長吸了口氣,天幣貶值與靈能對遷橋斷去同時發生,他可以趁機隱瞞此事。

    倘若揭發出來,孟云歸也可以推脫責任,昊天帝沒有任何理由處置他,而且自己也會受到責罰,罪責之大,只怕是要登上斬神臺的!

    商平隱常常吸了口氣,穩住心神,目光與孟云歸的目光錯開,若無其事。

    孟云歸也收回目光,低著頭一言不發。

    “監天司,傳我命令,著祖神王傳令各大太陽守,前往各大諸天,修復靈能對遷橋?!?br/>
    昊天帝傳令下去,聲音依舊沉穩,道:“讓祖神王安撫各大諸天的主宰,天庭還在,朕還在,讓他們好生給朕打理好朕的江山。靈能對遷橋重建之后,朕大大有賞?!?br/>
    監天司的天官遲疑一下,硬著頭皮出列道:“陛下,天庭的靈能對遷橋,都是造父天宮交給延康做的。天庭的督造廠沒有能力修復各大諸天的靈能對遷橋,就算各地太陽守到了各大諸天,也修復不了……”

    他還未說完,朝堂之中雷霆交加,監天司急忙閉嘴。

    “你的意思是說,天庭的靈能對遷橋,自己還造不了?”

    昊天帝面色陰沉,冷冷道:“造父天宮做什么吃的?朕的天庭督造廠,做什么吃的?”

    朝堂之中沒有人敢說話。

    昊天帝胸膛劇烈起伏,怒哼一聲,語氣放緩,道:“既然如此,讓祖神王傳令各地太陽守,但凡有諸天作亂,那便降下天災?;褂?,著祖神王給延康降下天災!”

    他面色陰沉,冷冷道:“命鬼神下幽都,通知虛天尊,滅延康所有人畜,一個不留!滅無憂鄉所有人畜,一個不留!”

    他霍然起身,語氣冰寒刺骨:“牧天尊膽敢給朕作妖,朕便殺光了你在乎的所有人!”

    監天司立刻前往天庭天壇,上香禱祝,通知祖神王,另一邊,天庭中的鬼神則進入幽都,通知虛天尊。

    昊天帝落座下來,環視一周,沉聲道:“再與朕通知四帝,調動兵馬,趕往元界,四大天師,你們也各自率領起兵。七公、四宰、三師、二輔、五帝座,各引麾下兵馬,討伐元界,以元界為據點,應付諸天萬界之亂。朕也當親自調動天庭十衛,御駕親征元界!”

    四大天師各自皺眉。

    商平隱遲疑一下,出列道:“陛下,臣以為,元界就在那里,無法挪開,而四極天才是大患。征討元界,當先平四極天。倘若北帝玄武、西帝白虎與元界賊人匯合,這才是讓人頭疼的地方?!?br/>
    孟云歸出列,躬身道:“陛下,商天師所言極是?!?br/>
    商平隱瞥他一眼,孟云歸正色道:“延康,有虛天尊、祖神王降災降劫,能夠存活下來的只是少數人,但倘若四極天生亂,北帝、西帝趁著天庭空虛,長驅直入,攻打天庭,便是心腹之患!天庭易手,對士氣……”

    昊天帝哼了一聲,揚眉道:“牧老賊,豈是虛、祖之流所能對付的?虛天尊、祖神王斗不過他,恐怕一時間也滅不掉延康!因此對付元界延康、無憂鄉才是第一要務!”

    孟云歸抗聲道:“陛下三思!陛下,先打下四極天,才是最穩妥之道!”

    商平隱張了張嘴,想要反駁他,但孟云歸所說的,也是他想說的,讓他反駁不得。

    白玉瓊出列,躬身道:“陛下,孟天師所言極是,陛下三思?!?br/>
    第四天師祝少平出列,躬身道:“陛下三思!而今之計,先穩住天庭的領地,那就是祖庭。祖庭在,正統便在。祖庭富饒無比,陛下,我們天庭應該先站穩祖庭,把牧老賊在祖庭的根基連根拔起,將黑山圣地所有延康人擒拿,威脅牧賊!”

    商平隱也道:“陛下,三位天師所言有理。陛下先站穩祖庭,進可攻退可守,再平四極天,從四極天發兵,形成對元界圍剿之勢。如此一來,大勢滔滔,元界覆手可平!”

    孟云歸道:“陛下,牧賊的弱點便是延康,黑山圣地的人口眾多,奇貨可居,用此來威脅牧賊,是上上之舉?!?br/>
    昊天帝冷哼一聲,淡淡道:“牧老賊進宮之前,曾經在祖庭停留了十多日,你當他在做什么?”

    他冷笑道:“此賊是在搬遷黑山圣地!而今的黑山圣地,已經空了!”

    四大天師心中一驚。

    昊天帝走出凌霄殿,向下方的祖庭看去,遙遙只見世界樹郁郁蔥蔥,枝繁葉茂,樹冠遮天。

    那里便是黑山圣地,只是而今世界樹成長的速度太快,已經將原來的黑山完全遮擋,看不出當年的荒涼。

    凌霄殿外,一尊尊神將調轉天庭的監天鏡,紛紛向黑山圣地照耀而去。

    過了片刻,無數面監天鏡的鏡光在空中組成一個大圓,圓中如湖水晶瑩透徹,將黑山圣地的詳細情況清晰的映照出來。

    只見黑山圣地中神城遍地,到處都是延康的百姓,熙熙攘攘,人來人往,商貿繁盛。

    那里的督造廠也在生產,還有樓船在空中航行,甚至還可以看到神通者在幫助百姓種植莊稼和降雨。

    朝中大臣們議論紛紜,從監天鏡照耀出的景象來看,黑山圣地的延康人還在,并未被秦牧遷走。

    “都是幻象!”

    昊天帝一指向黑山圣地方向點去,冷笑道:“牧老賊留在黑山十多天,便是以神識制造這種幻象,而他則趁機將黑山中的所有人遷走!”

    過了片刻,他這一指的威能來到黑山,天庭百官向鏡中看去,只見一股劇烈的波動從黑山圣地的中心蔓延開來,所過之處,剛才還繁盛無比的黑山圣地眨眼間便像是鏡花水月般動蕩,消失。

    頃刻間,黑山圣地便空空蕩蕩,找不到人影。

    “牧賊厲害!”天庭上下臉色齊變。

    昊天帝冷笑道:“平四極天,只會給牧老賊時間,這老賊,缺乏的便是時間!四位天師,你們所言的確很有道理,平四極天,合圍元界,這是堂堂正正的打法,但對付牧老賊,不能用這種堂堂正正的打法!平四極天,便會多給他二十年的喘息機會!這二十年會發生什么,誰也不知道!傳朕命令!”

    他衣袖一拂,聲音傳遍天庭:“盡起大軍,征討元界!”

    “遵旨!”文武百官紛紛躬身。

    元界外,秦牧悠然而行,他是從祖庭趕回來,沒有走靈能對遷橋,而是步行,用了幾個月才從祖庭來到這里。

    之所以步行,是因為他帶著黑山圣地數不清的延康人,黑山圣地幾乎被他搬空,帶著這些人走靈能對遷橋,勢必會超過靈能對遷橋的極限。

    因此步行最為安全。

    他讓這些人居住在他的神藏宇宙之中,幾個月時間還可以堅持,但時間稍長,那就無法堅持了,只怕會造成大規模死亡。

    好在他精通月天尊的載極虛空經,趕路很快。

    前方就是元界,他稍稍舒了口氣,這時,天象突變,一顆顆星辰隱去,星空徹底歸入黑暗。

    秦牧停下腳步,笑道:“祖神王還是太上皇?”

    他想了一下,笑道:“應該是太上皇。讓祖神王前來對付我,只是送死,只有太上皇的本事還能與我放對。太初,現身吧?!?br/>
    星空中一片明亮,有炫目神光從虛空的最深處傳來,只見一片大羅天憑空出現,道樹蔥蔥,道花奪目。

    炫目的光芒中,一個高大不凡的身影從神光中走出,越來越是清晰。

    “牧天尊,你不像是道心盡喪的模樣?!?br/>
    太初詫異,溫和笑道:“昊兒中你計了,給了你這么多年喘息的機會。不過他也果敢異常,在你簽約之后,便立刻讓我前來殺你?!?br/>
    “太初,你焉知他的目的不是借我的手除掉你?”

    秦牧似笑非笑道:“你老了,銳氣盡失,打不動了。從你第一次死亡開始,你便已經沒有了開國帝皇的銳氣,與我動手,你可能會死?!?br/>
    ————感冒還沒好,求安慰,嗚嗚嗚~~~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